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光明日报]张培丽:发展共享经济 力保市场主体
2020-08-25 08:28:13
558 次浏览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陈, 思逸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正在经历转型之痛的中小企业雪上加霜。为统筹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发展,中央明确提出全面落实“六保”任务,作为“保市场主体”重点的中小企业得到了广泛关注。发展共享经济,能够有效扶持中小企业渡过难关,实现保市场主体的目的。

近年来,我国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扶持中小企业发展的政策。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后,各级政府和部门又策划、出台了大量扶持政策。今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企业家座谈会上再次强调要“加大政策支持力度”“落实好纾困惠企政策”。目前的政策概括起来主要有:通过减免税费、财政贴息等财政政策为企业降成本;通过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和各种金融创新工具支持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通过放宽市场准入、“放管服”改革等,营造良好发展环境。这一系列政策的推出,为保中小企业市场主体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总体来看,中小企业发展仍然面临以下困难:

第一,需要更多长期支持政策。经济转型对中小企业的影响是长期的,现有对中小企业的扶持政策,很多都是短期的,难以做到长期化。从财政政策看,近年来,财政收入增速趋于下降。同时,政府投资、民生支出和财政补助等刚性财政支出使得财政支出增速远高于财政收入增速。2019年、2020年连续实施大规模减税降费,今年又叠加疫情冲击,财政收支缺口会继续加大。在这种情况下,长期加大财政对中小企业的扶持难上加难。从金融政策看,鼓励各大商业银行更大比例地向中小企业倾斜,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是一个非常规的短期举措。就常态化的情形而言,中小企业融资难是全球性难题,这与中小企业抵押物少、信息不透明、寿命短等特征直接相关。长期加大对中小企业的贷款支持,会加大银行业的金融风险。

第二,中小企业亟须加强内在成长机制。中小企业当下面临的困难是疫情冲击和转型冲击“双冲击”叠加的结果。疫情的冲击具有短期性,转型的压力则是长期的。扶持中小企业,既要解决当下活下来的问题,更要解决向以智能化、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经济转型的问题,使中小企业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参与者、贡献者。这实际上是解决中小企业的内在成长机制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小企业的生存困境就不可能从根本上缓解。

总之,保市场主体应构建长短期相结合的政策体系,形成政策合力,使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既在短期内实现保市场主体的目标,又在长期内使保下来的市场主体能够形成内在成长机制,实现持续发展。

构建长短期相结合的政策体系,扶持中小企业形成内在成长机制,这是保中小企业的根本,也是中小企业成长的长久之策。大力发展共享经济,对于扶持中小企业形成自我内在成长机制大有可为。共享经济能够发挥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拓市场、增效率等功能,并最终增强企业盈利能力,促进企业转型发展。

共享经济的去库存功能。企业产权是由所有权、占有权、支配权、使用权、收益权和处分权等一系列的细分权利组成的权利束。企业产权既可以统一于单一的市场主体,也可以根据企业发展的需要在不同市场主体之间进行合理配置,实现对资源的有效利用。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市场受到严重冲击时,企业可以将部分闲置的生产资料和产品的使用权转让给其他有需要的厂商,既可以减轻库存压力,又可以获得部分收益,从而增强抵抗风险的能力。

共享经济的去杠杆功能。中小企业在面临困难时,往往会通过加杠杆的方式获得资金,解决困难。加杠杆会加大企业自身和整个经济的金融风险。如果通过共享经济的方式,将其他企业部分闲置的员工、厂房、生产资料和产品的使用权以租借、股权等方式整合到企业中,就可以无须融资或以较低融资成本获得所需的生产要素,从而达到去杠杆的目的。

共享经济的降成本功能。中小企业之间将部分闲置的员工、厂房、生产资料和产品进行共享使用,可以以较低的成本实现租用双方的共享共赢:对租出资源的企业而言,既获得了收益,又降低了持有这些闲置资产的成本;对租用企业而言,可以较低的成本解决生产经营所需的资源,减轻了大规模资产投入带来的成本压力。比如,面对疫情冲击,餐饮企业云海肴、西贝等与外卖需求快速上升的盒马鲜生合作,进行员工共享,既维护了员工利益,又降低了企业成本,实现了企业和员工的共赢。

共享经济的补短板功能。中小企业要从根本上应对冲击,必须实现转型,但转型所需要的人才、技术、新产品等核心要素又很难获得。通过“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共享机制,中小企业可以借助共享平台实现补短板,加速推进经济转型。

共享经济的拓市场功能。共享经济模糊了生产者和消费者的界限,消费者可以通过一些平台让渡财产的部分权利或部分时间,从而成为生产的提供者。这一方面为消费者开辟了新的收入来源,提升了居民消费能力;另一方面为相关产品和服务价格的下降提供了可能,能够带来消费量的增加。

共享经济的增效率功能。共享经济使企业在享有所有权的前提下,能够以较低的成本将一系列细分权利进行再配置来获取收益,这为产权交易提供了更多、更灵活的方式,在扩大产权交易规模、推进产权流动、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的同时,也提升了交易双方企业的盈利能力。

发展共享经济,政府可以通过一系列政策选择发挥积极作用。

一是打造各类资源共享发展平台。针对厂房、生产资料、劳动力、实验室等不同类型资源,可以构建不同的共享平台,为企业间互通有无、共享资源提供媒介。进一步增强宏观政策的前瞻性和战略性,加快5G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为工业互联网、车联网、企业上云、人工智能、远程医疗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创造条件,为发展共享经济创建基础设施;通过增强宏观政策的普惠性和透明度,加大对平台企业的精准支持力度,确保共享经济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二是吸引经济社会主体更多参与共享经济发展。共享经济平台中除了各类中小企业以外,还要广泛吸引高校、科研机构、国有企业和社会非营利组织等多元主体积极参与,从多方面、多层次为中小企业发展提供帮助,并实现多方共赢。打破高校、科研机构与企业之间,科学研究与实际应用之间的隔膜,将各类主体整合到共享平台,加快科学技术向生产力的转化,带动广大中小企业实现创新发展;推动国有企业通过资源共享,加强与中小企业合作,形成大中小企业分工协作的产业链,构建大中小企业共生共荣的生态链,推动中小企业向精专特新发展。

三是改革和完善产权制度。各类经济社会主体广泛参与共享经济发展,有赖于完善的产权保护制度,这就需要:深化产权制度改革,将企业的所有权、占有权、支配权、使用权、收益权和处分权等细分权利进行科学分置,建立健全产权细分与权利流转的法律规范,推动企业各种细分权利的合理流动;完善产权保护制度,特别是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为各类产权流动和获取收益提供法律保护,为企业各种细分权利的合理流动提供产权激励;积极推进要素价格改革,为完善按要素分配机制,从而形成要素合理流动的产权激励创造条件;深化市场准入制度改革,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打破各种行政垄断和生产垄断,为企业的各类产权流动扫清障碍。

(本文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全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民营企业研究中心研究员张培丽,原文刊载于《光明日报》2020年8月25日11版)

原文链接:[光明日报] 张培丽:发展共享经济 力保市场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