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CCTV新闻1+1]2020经济好于预期,2021有何预期?
2021-01-19 09:24:49
562 次浏览
来源:中央电视台
编辑:郭 玉喜

国家统计局18日公布:2020年我国GDP首次突破100万亿元,达到101598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全年经济同比增长2.3%。2020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下降3.9%,农民工总量下降1.8%。总的来看,2020年国民经济运行稳定恢复。

《新闻1+1》连线连线宏观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共同关注:

2020年我国GDP同比增长2.3%,具有哪些战略意义?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2.3%,它是一个超预期的数据,它充分说明了中国的制度优势,说明了中国经济的弹性和韧性。当然更为重要的,这个2.3%具有战略性的意义,主要有两点:

1、在民族复兴的大业中,它相当于一场全方位的国民教育和思想政治教育课,使全国各族人民认识到中国的制度优势和弹性韧性,增强了自信心和爱国心,为现代化凝聚了共识,增加了新动能;

2、很重要的一点是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加速器中,我们率先复苏,拔得了竞争头筹,改变了目前中美贸易与博弈和大国冲突中的不对称性,这两点是极其具有战略性的。如果从历史方位来看,好像2.3%很低,但是如果从战略角度来看,一定要高度认识2.3%所暗含的战略时机和战略意义。

2020年中国城镇新增就业1186万人,但潜在压力依然巨大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首先,在疫情冲击下,全球失业率在两位数的状况下,我们的目标是中国的全年城镇新增就业达到900万,这是基本目标。我们达到了1186万,完成全年目标的131.8%。这说明我们的政策很精准,战略很科学,经济基础很扎实,复苏超预期。但如果从一个正常年份角度来看,这种增长肯定是乏力的。现在失业问题严峻,因此,一方面城镇调查失业率依然高于5%,同时还有更重要的问题:

1、农民工大量回乡,今年农民工总体减少了1.8%,减少规模超过500多万;

2、通过大量扩招,使一些就业问题得到了延缓,也采取了一系列保就业政策,使市场超容量来容纳就业,这实际上可能使就业问题被推迟,很多压力会分解到2021年。所以,就业问题虽然超目标,但潜在压力依然巨大。

如何保农民工就业?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外出农民工减少幅度超过480万,一是由于疫情导致很多农民工愿意在本地留下来,二是一系列中小企业,很多服务业,依然受到疫情冲击,没有恢复到常态。对农民工目前的问题:

1、依然要加大实施保就业、保市场主体、保民生,不能出现急转弯,只有对于中小企业的扶持力度持续进行,就业能力才能有所保持。

2、对于一些受到冲击,在家待业的农民工要加强救济,加强财政扶持力度。

3、目前疫情防控上升到一个基础性、战略性的高度,使复工复产、经济循环能够常态化,使受到疫情冲击最大的基础性服务部门能够常态化

如何促进大学生就业?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对于大学生就业:

1、要梳理整个大学生的学习体系和培训体系,使大学延迟就业的涵养能力得到提升。

2、对就业结构、就业的质量进行全面调整和提升,特别是对于目前这些零工经济,双创部门对于“宅经济”,无接触的办公体系要进行全面扶持,使它在一些弹性就业上的空间有所增大,使一些新兴部门就业能力得到全面提升,大学生就业能力也得到提升。

如何看待2021年中国经济的不确定性?政策如何应对?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今明两年的不确定性,一来自疫情本身的不确定性;二来自整个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尤其是美国风险导致世界的不确定在增强;三是在复苏进程中,一些政策的退出可能会导致的不确定性,特别是“上坡容易下坡难”,政策退出之后风险问题控制很难;四是战略转移、战略替换会产生一定摩擦,很多结构性问题也会凸显。所以,政策必须要保持相对稳定性,要做出底线思维,风险管控能力要进行加强,而不能简单化,政策要更加精确,同时要考虑政策调控的弹性空间,这是我们应对不确定性的几大法宝。

消费增速略缓,如何对消费形成更有效的刺激升级?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首先,对消费滞后性要有科学认识,不能太急。第二,我们的纾困政策和规模化一揽子政策不能简单进行转向,要巩固目前复苏基础。第三,脱贫攻坚成果要进一步巩固。第四,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要启动扩内需的战略基点,要从制度性、体系性、结构性和短期刺激政策这四个层面来加大消费潜能释放力度,而不能简单着眼于短期政策。

视频链接:

[CCTV新闻1+1]2020经济好于预期,2021有何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