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光明日报]马亮:外卖小哥等灵活就业人员的社会保障不应“灵活”了之
2021-01-19 18:17:02
492 次浏览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金 婵

共享经济、直播电商等新兴业态的迅猛发展,带动了网约车、外卖骑手、网络营销师等新就业形态的日益普及。这些新就业形态是典型的零工经济,就业人员的劳动时间、地点、工作方式和劳动关系都很灵活,但是也对社会保障问题提出了难题。调查显示,外卖骑手缴纳社保的不足四成,社保难题成为灵活就业人员“心中的痛”。

社会保障既是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也是维护社会公平的重要社会安全网。特别是中国人口老龄化加速,养老可持续问题凸显,社会保障也越来越重要。第一代农民工群体的社会保障问题被整体忽视,甚至连工资拖欠问题也是连年发生,直至2019年底国务院通过《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才得到较好解决。第一代农民工离土不离乡,年老时往往回归乡村,而农村社会保障可以为其提供最基础的保护。但是,新就业形态的主力军新生代农民工呈现出典型的“去农化”和“入城化”,如果他们的社会保障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那么就可能危及城市可持续发展乃至社会稳定。

同其他行业和工作相比,灵活就业的确是太“灵活”了,以至于基于既有法律法规建设的社会保障体系完全跟不上。一方面,以平台企业为代表的用人单位往往期望轻资产运营,没有政策压力和主观积极性为就业人员缴纳社保。新型劳动雇佣关系得不到法律法规的保护,也使拖欠社保可以逍遥法外。另一方面,就业人员过于短视,希望“挣快钱”,而没有审慎考虑意外风险、医疗问题和养老需求。与此同时,就业的灵活性、短期性、流动性和非契约性,都使社保成为就业人员可望不可即的“奢侈”。

灵活就业人员迫切需要得到社会保障,特别是从事外卖等高危行业的更是迫在眉睫。但是,灵活就业的特征又使社会保障难以有效覆盖。为此,要从如下方面着力解决灵活就业人员的社会保障问题,真正织就一张灵活、流动但有力的社会安全网。

首先,政府部门应完善法律法规,强制要求平台企业为劳动者缴纳社保。平台企业等市场主体的逐利天性,意味着我们很难寄希望于它们自觉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障。唯有通过政府部门强制要求,并对违规企业严厉处罚,才能实质性破局社会保障难题。特别是要以社会保障为突破口,一方面保障劳动者应有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推动平台企业担负起应尽的社会责任。

经历了最初的“野蛮生长”,平台经济的商业模式和业态趋势业已明朗,政府监管也应跟进加强。包容审慎监管并不是放任自流和不管不问,而是要有所为有所不为。政府监管最初聚焦反垄断、产品质量等经济监管领域,而未来则日愈从经济监管走向社会监管,围绕社会问题的监管越来越重要。政府部门需要做的是社会保障这样的兜底性社会监管,而不是逐利性的经济监管。对于政府部门来说,已经“让子弹飞一会儿”了,在社会保障问题明确和迫在眉睫时,此时需要“该出手时就出手”。平台企业以种种“障眼法”来规避劳动关系和社保责任,政府部门应明确平台企业的主体责任,并使其真正担负起社会保障义务。

其次,政府部门要强制推动灵活就业人员的应保必保和应保尽保。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一些地区打着优化营商环境的幌子去减轻企业负担,但是却忽视了劳动者的社会保障。目前社会保障仍然是非强制性的,灵活就业人员可以选择是否参保。很多人缺乏维权意识和长期眼光,往往发生意外时才悔恨没有参保。行为科学和循证政策认为,公民在一些重大选择上往往有欠理性,此时政府部门应该发挥“柔性父爱”的干预主义,通过“助推”的方式推动公民做出更加理性的选择。比如,目前不参保是默认选项,劳动者往往就“默认”不参保。但是,如果将参保设为默认选项,不参保需要明确理由,那么就会大大改善灵活就业人员的参保状况。

再次,要创新社会保障方式,用平台型社会保障解决平台经济的社保难题,跟上和适应新兴业态的发展趋势。政府部门不应被动地等待灵活就业去适应社会保障,而是要积极主动地创新社会保障去拥抱和适应新兴业态。目前社会保障缴纳的数字化进展较快,但是跨地区、跨部门和跨系统的社保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还没有得到实质性推进。要推动相关政府部门之间的数据共享,并加强政府同企业的用工社保数据对接。即便是灵活就业,劳动者的所有信息都是处处留痕和可追溯的,因此可对其社保缴纳情况进行全方位监管。以外卖和网约车为例,骑手和司机的每一单业务都可以全程追踪,平台企业记录的相关数据可谓事无巨细。因此,可以采用平台经济的商业模式来设计和执行社会保障,使灵活就业人员在流动中得到保障。

最后,加强跨部门协同,合理推动解决灵活就业人员的社会保障问题。社会保障涉及养老、医疗、工伤、生育等险种,有多个职能部门与之相关,因此特别需要跨部门协同推进。目前在外卖骑手等灵活就业人员的社会保障问题上,存在“群龙无首”的尴尬境地,使相关部门陷入“集体行动困境”,难以有效推动问题得到实质性解决。为此应确定同社会保障最相关的人社部门为主责或牵头部门,协同其他相关部门共同推进,真正解决灵活就业人员的社会保障问题。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原文链接:[光明日报]马亮:外卖小哥等灵活就业人员的社会保障不应“灵活”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