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广州日报]王义桅:新发展阶段如何统筹安全与发展
2021-02-10 11:13:57
913 次浏览
来源:广州日报
编辑:徐 小婷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安全是发展的前提,发展是安全的保障”。前进道路上,我们既要善于运用发展成果夯实国家安全的实力基础,又要善于塑造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安全环境,实现发展和安全互为条件、彼此支撑。安全和发展,犹如鸟之两翼、车之双轮,任何时候都不能偏废。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后,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进入新发展阶段,我们强调统筹安全与发展,有什么特别的背景、内涵和举措?这就要回答以下根本问题。

为什么要强调统筹安全与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强调和平与发展是时代的主题,用邓小平同志的话说,就是世界大战打不起来,中国可集中精力搞经济建设。中国融入国际大循环,是两头在外的经济发展模式。所以外部世界的和平对中国的发展至关重要。和平的国际环境带来中国的快速发展;中国的发展进一步促进世界和平。现在,我们提出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开启“主场全球化”,要求我们既关注外在的和平,也关注内在的安全、内外联动的安全问题,统筹好安全与发展。

把握新发展阶段强调统筹安全与发展的内涵:一是强调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在新时代的伟大征程上,破解突出矛盾和问题,防范化解各类风险隐患,归根到底要靠发展。只有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才能筑牢国家繁荣富强、人民幸福安康、社会和谐稳定的物质基础。二是强调安全是发展的前提,没有安全,发展成果就得不到保障。总书记指出:“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个重大原则。”三是强调更高质量的发展需要更高层次的安全保障。我们必须坚定不移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改革创新为根本动力,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根本目的,不断增强我国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为实现更高水平更高层次的安全夯实基础、提供保障。

我们在什么背景下强调统筹安全与发展?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指出,我们要深刻认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带来的新特征新要求,深刻认识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带来的新矛盾新挑战。这是统筹安全与发展的时代背景。

首先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带来的新特征新要求。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还不能得到充分满足,发展的任务越来越重,需要解决的问题越来越多样、越来越复杂,特别是在推动重点领域关键环节改革、适应高质量发展要求提高创新能力、稳固农业基础地位、缩小收入分配和区域发展差距、改善生态环境、补足民生短板、应对人口老龄化等方面任务艰巨而紧迫。主要矛盾变化带来新的安全问题和观念变化,我们要更关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安全问题,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为人民幸福、国家富强和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实的安全保障。

其次是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带来的新矛盾新挑战。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化进入逆风逆水时期,全球风险社会兴起。总书记指出,要统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毫不放松抓好“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工作,确保不出现规模性输入和反弹。要统筹发展和安全,善于预见和预判各种风险挑战,做好应对各种“黑天鹅”“灰犀牛”事件的预案,不断增强发展的安全性。

统筹什么安全与发展?

统筹的是总体安全、过程安全、系统安全与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推动经济体系优化升级。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提高经济质量效益和核心竞争力。

由大到强的新发展阶段,安全不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不再是被动的,而是主动塑造的。我们要以系统论、两点论、矛盾论、辩证论统筹安全与发展。坚持科学统筹,维护重点领域国家安全。统筹处理好安全领域的各类问题,既要全面把握,又要聚焦重点,抓纲带目,推进各重点领域国家安全工作。人民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宗旨,这是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决定的,要求我们全面提高公共安全保障能力。政治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根本,要坚定维护国家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意识形态安全,严密防范和严厉打击敌对势力渗透、破坏、颠覆、分裂活动。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基础,要加强经济安全风险预警、防控机制和能力建设,确保粮食安全,保障能源和战略性矿产资源安全,维护金融安全。社会安全是国家安全的保障,社会安定有序、和谐稳定是国家长治久安的象征。

坚持富国和强军相统一,促进国防实力和经济实力同步提升。富国和强军相统一的关键是统筹好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经济建设是国防建设的基本依托,国防建设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战略任务,国防实力要同经济实力相匹配。正确处理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关系,使两者协调发展、平衡发展、兼容发展,有利于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有利于增强国防实力。要同国家现代化发展相协调,搞好战略层面筹划,深化资源要素共享,强化政策制度协调,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推动重点区域、重点领域、新兴领域协调发展,集中力量实施国防领域重大工程。优化国防科技工业布局,加快建设中国特色先进国防科技工业体系。完善国防动员体系,健全强边固防机制,强化全民国防教育,巩固军政军民团结。

依靠谁,为了谁?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最本质特征,也是最大优势。坚持党对国家安全工作的绝对领导,是做好国家安全工作的根本原则,是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根本保证。要完善集中统一、高效权威的国家安全领导体制,健全国家安全法治体系、战略体系、政策体系、人才体系和运行机制,完善重要领域国家安全立法、制度、政策。健全国家安全审查和监管制度,加强国家安全执法。加强国家安全宣传教育,增强全党全国人民国家安全意识,充分调动各方面积极性,推动全社会形成维护国家安全的强大合力。坚定维护国家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意识形态安全,全面加强网络安全保障体系和能力建设。严密防范和严厉打击敌对势力渗透、破坏、颠覆、分裂活动。

发展为了人民、依靠人民,安全也是如此。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把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摆在首位,全面提高公共安全保障能力。加强国家安全宣传教育,增强全民国家安全意识,巩固国家安全人民防线。完善和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加强安全生产监管执法,有效遏制危险化学品、矿山、建筑施工、交通等重特大安全事故。强化生物安全保护,提高食品药品等关系人民健康产品和服务的安全保障水平。提升洪涝干旱、森林草原火灾、地质灾害、地震等自然灾害防御工程标准,加快江河控制性工程建设,加快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全面推进堤防和蓄滞洪区建设。完善国家应急管理体系,加强应急物资保障体系建设,发展巨灾保险,提高防灾、减灾、抗灾、救灾能力。

怎样统筹安全与发展?

统筹安全与发展,是安全与发展的辩证统一,就是在发展中强化安全保障能力,在安全前提下实现高质量发展。

补短板:注重堵漏洞、强弱项。总书记指出,必须坚持统筹发展和安全,增强机遇意识和风险意识,树立底线思维,把困难估计得更充分一些,把风险思考得更深入一些,注重堵漏洞、强弱项,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有效防范化解各类风险挑战,确保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顺利推进。

筑根基:维护社会稳定和安全。正确处理新形势下人民内部矛盾,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畅通和规范群众诉求表达、利益协调、权益保障通道,完善信访制度,完善各类调解联动工作体系,构建源头防控、排查梳理、纠纷化解、应急处置的社会矛盾综合治理机制。健全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和危机干预机制。坚持专群结合、群防群治,加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坚决防范和打击暴力恐怖、黑恶势力、新型网络犯罪和跨国犯罪,保持社会和谐稳定。

强筋骨:推动全产业链优化升级。疫情致使全球供应链争夺成为新的地缘斗争。坚持自主可控、安全高效,分行业做好供应链战略设计和精准施策,推动全产业链优化升级。补齐产业链供应链短板,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工程,加大重要产品和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力度,发展先进适用技术,推动产业链供应链多元化。优化产业链供应链发展环境,强化要素支撑。加强国际产业安全合作,形成具有更强创新力、更高附加值、更安全可靠的产业链供应链。

修体系:加强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建设。国家安全治理能力与治理体系现代化是国家治理能力与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应有之义。统筹安全与发展,要求在完善国内安全体系和能力建设、加强安全立法、执法的同时,参与高标准的全球治理体系改革,以全球化安全保障国家安全,以高质量建设“一带一路”完善全球治理。

善预警:确保国家经济安全。加强经济安全风险预警、防控机制和能力建设,实现重要产业、基础设施、战略资源、重大科技等关键领域安全可控。实施产业竞争力调查和评价工程,增强产业体系抗冲击能力。确保粮食安全,保障能源和战略性矿产资源安全。维护水利、电力、供水、油气、交通、通信、网络、金融等重要基础设施安全,提高水资源集约安全利用水平。维护金融安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确保生态安全,加强核安全监管,维护新型领域安全。构建海外利益保护和风险预警防范体系。

重预判:力争把风险化解在源头。预判风险是防范风险的前提。要加强战略预判和风险预警,见微知著、未雨绸缪,准确把握风险走向,力争把风险化解在源头,防止各种风险传导、叠加、演变、升级。提高风险化解能力是防范风险的核心。要透过复杂现象把握本质,抓住要害、找准原因,果断决策,善于引导群众、组织群众,善于整合各方力量、科学排兵布阵,有效予以处理。完善风险防控机制是防范风险的保障。要建立健全风险研判机制、决策风险评估机制、风险防控协同机制、风险防控责任机制,主动加强协调配合,坚持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只有全过程、高效率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工作做实做细做好,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尽责,才能不让小风险演化为大风险,不让个别风险演化为综合风险,不让局部风险演化为区域性或系统性风险。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进入新发展阶段,国内外环境的深刻变化既带来一系列新机遇,也带来一系列新挑战,是危机并存、危中有机、危可转机。”新发展阶段,统筹安全与发展,更要辩证、动态、系统把握安全与发展的关系。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实施国家安全战略,维护和塑造国家安全,统筹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把安全发展贯穿国家发展各领域和全过程,防范和化解影响我国现代化进程的各种风险,筑牢国家安全屏障。

总之,新发展观呼唤新安全观,新安全观服务新发展观。新时代,需要统筹安全与发展,这是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必然逻辑。我们要坚持系统思维,构建大安全格局,增强机遇意识和风险意识,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保持战略定力,办好自己的事,认识和把握发展规律,发扬斗争精神,树立底线思维,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善于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抓住机遇,应对挑战,趋利避害,奋勇前进。

(作者王义桅,系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副院长.。原文刊载于《广州日报》2021年02月09日A10版)

原文链接:

[广州日报]王义桅:新发展阶段如何统筹安全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