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人大要闻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21年第一季度)举办
2021-03-31 14:15:27
9,959 次浏览
来源: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编辑:林 洁

3月28日,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2021年第一季度)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本期论坛聚焦“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助力需求侧改革”。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生态文明教研部副主任、教授赖德胜,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实,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联席主席、中诚信集团董事长毛振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许宪春,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院长、教授赵忠作演讲。

论坛由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一级教授、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中国宏观经济论坛联席主席杨瑞龙和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副主席、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裁闫衍联合主持。

论坛第一单元,赵忠代表论坛发布CMF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报告认为,我国的收入不平等处于较高的水平,低收入群体与高收入群体之间、农村居民与城镇居民之间的收入差距仍然很大。在初次分配中,劳动份额的占比有所上升,但与其他主要国家相比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改善收入分配,一个重要的途径是扩大中等群体规模。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助力需求侧改革,需要关注三个重要的方面:第一,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规模;第二,保持收入稳定,减少收入的脆弱性;第三,稳步提高收入水平,改善收入分配。

论坛第二单元,各位嘉宾就如何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助力需求侧改革作演讲。

刘元春主要分析了全球收入不平等问题及其对我们的一些启示。他认为,目前全球收入不平等问题中存在十个关键事实:第一,从八十年代开始,发达国家的收入不平等问题再次加剧。第二,中间阶层的空洞和中产阶级的消失可能是这一轮收入分配变化中的重要特征。从八十年代全球收入分配来看,1980年前1%高收入群体占全部收入的16.3%,2016年该比例达到20.4%。1980年最后5%低收入群体占全部收入的8.0%,2016年该比例为9.7%。简单通过传统福利主义来补贴底层并不足以弥补不同阶层之间收入差距的扩大。我国目前在实施人类史无前例的减贫运动中取得了伟大胜利,然而在过去四十年中,基尼系数居高不下,表明简单的扶贫并不能有效降低基尼系数。第三,从世界各国经验看,对于中等收入群体的挤压是一种常态化的现象。在过去四十年中,中间挤压主要发生在发达国家,但是最近二十年中,非发达国家也出现了这种现象,我国中间收入群体的比重实际上也在下降。从现实来看,从1988年到现在,英国的典型事实全面突破了库茨勒兹倒U,也证伪了凯恩斯的发展平等。第四,世界收入分配在高收入阶层的变化趋势十分相似。第五,财富两极分化开始全面抬头。19世纪末期提出的节制资本、扶助劳工的思想到目前已经越来越模糊,很难精准化。财富的基尼系数目前也已经很高,其中美国最高,已经达到了85.9%。财富不公平问题比收入不公平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更加值得注意,0.1%与1%区域差别非常大,资产阶级出现明显的两级化。

第六,工资差异出现大幅度上升,特别是创新型国家。第七,税收等再分配手段在不平衡中的作用全面下降,甚至一些再分配工具成为不平衡的来源之一,比如传统的福利主义政策如果设计不好,反而会成为不平等的根源。第八,对高收入群体征收税收越来越难。对富人征收实际税收率下降十分明显(创新者和高资本所有者更具有流动性和避税能力)。第九,在不平等产生的几个环节中,生产环节更容易产生,这与技术革命和生产方式变革密切相关。第十,全球化特别是金融全球化对于不平等有明显的推动作用。目前面临一个重要问题:在上世纪解决不平等的方法可否解决我们目前的全球不平等。上世纪有德国模式、北欧模式、苏联模式、美国模式等,解决收入不平等主要有战争、福利主义、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以及金融危机等方法,然而这些方法都存在各种问题。因此,必须要思考各国目前面临的各种问题,并前瞻性地研究这些问题,争取利用我们的制度优势来为解决全球共同面临的收入不平等问题提供“中国方案”。针对于收入不平等问题,需要理出新思路,未来十五年应当借鉴过去四十年全球收入不平等现象中呈现出的新问题、新规律、新理论思考、新实践举措,从而为我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提供新的思路。

赖德胜主要提出了三个观点:第一,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是新发展阶段的重大命题。第二,中等收入群体有很强的成长性。第三,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关键是要实现更加充分、更高质量的就业。

李实认为,我国当前面临的主要挑战包括:第一,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偏低,第二,收入差距处在居高不下的状态。中国有30%左右的人群处在中等收入群体中,印度可能只有10%,美国可能会超过70%。我国的收入差距处在高位波动的状态,有几年收入差距有所缩小,但是幅度较小,近几年又有所反弹,预计未来仍会处于交替上升下降的波动状态,不会处于长期稳定的下降趋势。

毛振华提出了关于收入分配调整政策的四方面建议。第一,抓好应对疫情过程中的收入分配调节问题,对低收入工作岗位的流失情况予以关注。第二,在内循环和扩大内需方面要尽量考虑提高劳动者报酬。第三,在再分配领域中要聚焦公共政策方面的改革。第四,在乡村振兴方面加强收入分配调整的相关工作。

许宪春对2021年宏观经济发展进行了展望。第一,受2020年基数的影响,2021年一季度,预计GDP增速较高,全年呈前高后低走势。第二,生产角度看,第三产业有望重新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第三,生产角度看,新经济新动能将继续保持较快增长。第四,需求角度看,消费可能恢复对经济增长的主要拉动作用。第五,需求角度看,投资需求将保持稳定,出口在上半年仍可能保持强劲增长。

百度财经APP、网易财经、新浪财经、凤凰网财经、搜狐财经、WIND、中国网、好看视频、每日经济新闻、南都直播等多家媒体平台线上直播,同时在线观看人数逾120万人次。

(责任编辑:姜彬涛 杜嘉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