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中国社会科学网]在国家总体安全观的战略下系统整体思考安全科学相关问题
2021-07-23 10:45:35
815 次浏览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编辑:杨孟成

突如其来的重大危机与公共事件往往将公众、管理者与社会置于混乱、不确定与失序状态。无处不在的大数据给危机响应与事件处置提供了丰富且宝贵的线索与数据支持。7月16日—17日,武汉大学信息资源研究中心、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国际信息科学与技术学会、国际知识组织学会共同主办,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17JZD034)项目组承办的“数据分析与应急情报”2021系列学术活动在网上举行。

新的技术手段让我们有了抵御危机的可能性

国际知识组织学会理事曾蕾在致辞中表示,当今社会,人们需要在海量数据中寻找情报,在应急情境下,语义冲突、信息过载加剧了混乱,而信息组织是缓解信息过载消除混乱的关键,是后续开展情报分析和管理决策的基本要求,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国际信息科学与技术学会知识管理分会主席安瓦尔·伊斯兰在致辞强调,知识管理与数据分析密切相关,知识管理相关的技术和方法能为危机信息学的研究提供技术支持。

国际华人地理信息科学协会常务秘书长、中国留美经济学会常务执行主任鲍曙明表示,对于突发事件的应急响应,需要做的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数据整合,将限制数据与公开数据整合,传统数据与大数据整合,编目数据与非编目数据整合;二是共享平台,注重各类发布、交换、分析平台发挥的重要作用;三是团队建设,不仅仅是传统的基于机构的团队建设,还有基于网络、兴趣爱好等组建而成的团队,最终建设一个快速响应生态社区。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院长陆伟强调了应急管理的重要性以及情报学在应急管理领域发挥的重要作用。他提出,利用情报学方法在应急管理中做出突出贡献逐渐成为备受业内人士关注的问题,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的背景下,业界学者们需要面向国家的重大需求和学术前沿做出本学科的贡献。

武汉大学信息资源研究中心主任李纲,当前,各个领域对于数据治理、危机安全的关注度迅速上升;当代科技和文明发展到了新阶段,一方面越发达的文明也越发脆弱,另一方面,新的技术手段让我们有了抵御危机的可能性,各个学科应当共同努力,将数据分析、应急情报、安全管理、公共管理等领域的研究结合起来,为人类发展和社会稳定发展奉献力量。

技术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原理

会议邀请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党委书记彭宗超、兰州大学副校长沙勇忠作主旨报告。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王延飞、南开大学网络社会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王芳、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副院长樊博、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员郑彦宁作特邀报告。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安璐、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窦永香、华中师范大学信息管理学院系主任叶光辉分别担任主持。

彭宗超表示,建立国家安全风险评估指标对于政府部门进行国家安全事件风险的监测预警、超前治理具有重要意义。他概述了国家安全概念及体系的发展演变,介绍了国内外国家安全风险评估指标体系建设及研究的有关状况,以我国总体国家安全观为依据,围绕国家安全风险评估指标体系的构建,阐述了建立国家安全风险评估指标体系构建的有关步骤。

沙勇忠基于活动理论提出了公共安全数据协同治理活动模型,阐释了公共安全数据协同治理的关键要素。他以兰州市食品安全领域为背景进行了实证研究,对数据协同治理的重要载体和表现形式即协作网络进行了量化分析,最后提出目标协同、组织协同、制度协同、技术协同四条发展路径。

王延飞从情报对象界定、情报刻画、线索发现、信息优势等方面解读了情报应急响应的数据基础研究实例,以生动简洁的文字分享了数据分析能力的体系观和情报研究管理的科学观,提出情报研究的特色核心方法是“全谱扫描;极致洞察;关联感知;刻画表达”。

王芳强调了在政府信息公开过程中保护个人隐私的重要性。

樊博从四个方面具体介绍了大数据驱动的应急资源布局的实现过程。具体包括:基于指标计算和数据挖掘的两种应急风险网格划分方法、实现“行政区划-静态布局”和“空间聚类-动态布局”相结合的应急资源规划布局,通过运筹学中最佳订货点和最佳订货量等方法完成应急资源需求计算,以及应急资源储备补给的业务流程。

郑彦宁表示,技术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原理,是人们利用现有事物形成新事物,或改变现有事物功能、性能的方法。技术预判是通过技术数据、信息的收集、整理、分析,对技术的未来状态进行估计和预测,预判的功能在于为决策提供依据。

要以情景为中心进行数据融合

吉林大学大数据管理研究中心主任王晰巍阐述了数据驱动与应急管理的新机遇、新挑战、新应对,并分析了围绕大数据和灾害管理的学术研究领域分布情况和研究方法,详细阐述了研究团队关于谣言治理及个人信息保护的相关研究。具体包括:使用系统动力学和仿真方法进行研究,发现逆转网络谣言的关键因素;围绕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案例进行分析,发现数据驱动是组织数字化转型的关键要素,为数字化转型的组织更好地应对危机情境提供指引。

南京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吴鹏基于SOAR模型对网民群体负面情感开展建模研究,并详细介绍了研究方法。使用OCC情感分类模型来构建网民情感分类规则,包括基于事件的结果、对象的行为、对象的描述评价标准,建立多维度的分类模型;通过网民群体行为分类和社交媒体行为分类构建网民分类规则;根据情境危机传播理论、博客危机传播模型分析政府的应急管理。

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院副教授田丽认为,全球信息网络是新的世界结构和秩序的缩影。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深入,“中心——边缘”体系也在不断扩展,成为贯穿于经济、政治、文化等领域之中的基本结构。这种体系和秩序在世界信息传播体系中是否也存在、对当今世界有着怎样的影响,是值得探究的议题。

中南大学安全科学与工程学科特聘教授王秉从大安全观、大安全情报观和面向安全管理视角三个方面展开论述,并阐述了普通安全科学的基本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信息资源管理学院副教授任明指出,应急管理具有多阶段、多主体、大数据、重协作的特点。其中,重协作强调跨阶段、跨用户群体的协作,以及基于数据、信息、知识的协作。应急管理大数据具有跨域多源异构、跨时空尺度、相关知识隐性存在、非结构化等特点。在“情景-应对”决策范式中情景感知是基础,应急管理大数据需要以情景为中心进行数据融合。

知识组织在应急情报研究中的贡献有待挖掘

南开大学商学院副院长李月琳、中山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曹树金、南开大学图书情报专业学位中心主任柯平、中国人民大学信息资源管理学院教授周晓英、安徽财经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魏瑞斌、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桂华针对特邀报告进行点评,与报告人进行对谈交流。

李月琳提出,专家们的报告内容和内涵都非常丰富且有深度,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研究的跨学科性,或从情报视角对应急管理进行研究,或开展面向企业的案例分析,都体现出情报学对社会发展的推动作用;二是研究方法上,报告者都对案例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分析,有学者在多项研究中对相关指标的选择非常精准,能揭示所研究的问题;三是研究真问题,即针对人与社会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问题,采用有效的方法来探索真问题。

曹树金表示,在把数据甚至是大数据上升为情报的过程中,知识组织在应急情报研究中的贡献有待挖掘,他希望信息组织的研究者在此方面做更多努力。曹树金归纳了报告的共同点:选题都面向实践和社会需要,汇集了报告人及其团队近几年的系列研究成果,信息量非常丰富,并做了多个具体的实证研究,提出了今后的努力方向,在相当程度上发挥了情报学在应急管理方面的优势和特色。他希望,一是构建完整的应急情报学;二是建立稳定的、全国甚至全球性的应急情报学研讨平台,连续举办研讨会;三是构建面向社会的应急情报发布平台,形成品牌,努力实现情报学在应急管理领域的顶天和立地。

柯平谈到,网络舆情负面情绪的研究使用了仿真建模方法,希望保持这种工程化的思维来进行情报学研究。此外,研究者需重视研究不足,把握未来研究方向。他建议:第一,网民情感研究是情报学的热点领域,且大多是围绕网络舆情做的,与社会事件紧密相关,建议将四类突发事件都纳入分析;负面舆情的研究在识别方面较为完善,未来可以更多关注负面舆情的解决方案。第二,网民情感的复杂性不仅是个人问题,也是社会问题,既要用科学的方法对其做甄别分析,反映事物的表象,也要挖掘现象的本质,例如对其复杂性、社会学、发展性进行深入研究。

周晓英提出,图书情报学科逐渐向数据分析等领域扩展,吸引了相关学科的学者关注本学科问题。她认为,可以从信息流动的特征、影响因素等方面得到更多的情报和分析结果。

李桂华表示,情报学和安全科学之间存在诸多交叉,要有系统整体观念,在国家总体安全观的战略下着重思考安全科学的相关问题。

原文链接:[中国社会科学网]在国家总体安全观的战略下系统整体思考安全科学相关问题

(责任编辑:吴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