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人民日报]创新演绎当代“冰嬉图”
2022-02-28 08:45:18
1,119 次浏览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徐 小婷

(故宫博物院推出的《冰嬉图》仿珐琅书签套装。)

(清代金昆、程志道、福隆安合绘的《冰嬉图》(局部)。)

中国冰雪运动历史悠久,在古代诗词和绘画中,曾涌现不少以冰雪运动为题材的作品。其中,尤以反映冰嬉盛景的《冰嬉图》为大众所熟知。

冰嬉,又称“冰戏”。早在远古时期,人们便开始将滑雪狩猎场景绘于岩石之上。唐宋以降,冰雪运动的雏形逐渐形成。至清代,冰嬉作为一种风俗广为流行。一些画家遂将冰嬉场景入画,现存较为典型的5幅作品分别是:金昆、程志道、福隆安合绘的《冰嬉图》,沈源绘《冰嬉图》,张为邦、姚文瀚合绘《冰嬉图》,姚文瀚绘《紫光阁赐宴图》,以及徐扬绘《京师生春诗意图》。这些清代画作,均以院体画的形式,真实生动地记录了丰富多彩的冰嬉盛景,也为当代冰雪运动推广和艺术创作提供了宝贵资源。

以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为契机,传统冰嬉文化通过多元形态焕发活力,冰嬉主题的美术作品、景观设计、文娱表演、数字动画、文创产品等层出不穷,塑造着新的文化景观,讲述着新时代的中国故事。比如,在“生命之光·2022第九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上,青年画家任慧慧的版画《高歌冬奥·冰雪情》,既借鉴了清代《冰嬉图》的卷轴式构图,又创新了内容和形式。作品上半部分以传统冰嬉活动为主要内容,下半部分则选取北京冬奥会主要场馆和体育项目,展示现代冰雪运动场景。作品以不规则的折页图形打破了传统图式规则,在今古相照中演绎跨越时空的文化对话。作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闭幕式视觉艺术总设计的蔡国强,也曾从《冰嬉图》中获得灵感,创作了《银河嬉冰》。艺术家通过多次烟花爆破的方法,在玻璃镜面上形成绚丽色彩。源于《冰嬉图》的环形结构,仿佛浩瀚的宇宙银河,展现了艺术家在银河嬉冰的美好想象。

冰嬉文化不仅为美术创作提供了丰厚滋养,也为当代社会生活增添亮色。在北京冬奥村,中心花园的景观设计同样借鉴《冰嬉图》中的环形结构,极富流动感的造型象征着运动与变化,与四周静态的建筑空间形成对比。有无相生的中国古典美学在园林空间气化流行,成为现代设计“形式即内容”观念的外化呈现。还有一些滑冰爱好者,因对《冰嬉图》的热爱而聚在一起,共同“复原”传统冰嬉的技术动作,并以民间文娱表演的形式向大众展示,使更多人认识了这项传统冰上运动。不少文创设计师选取《冰嬉图》中正在射箭、滑冰等妙趣十足的人物形态,在原画的基础上进行艺术提炼,设计制作成兼具实用性与观赏性的书签、丝巾、便签夹等产品。这些以《冰嬉图》为灵感的多元创作,既进一步开掘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富矿,又使其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以人们喜闻乐见的形式彰显、传播了冰雪文化魅力。

与个人艺术创作的点状挖掘呈现相比,数字化技术的进步为冰嬉文化提供了全方位传播的可能。多媒体平台交互、线上线下互动、注重参与体验的传播模式等,为观众带来更加丰富的感官体验。无论是故宫博物院“宫里过大年”数字沉浸体验展中的“冰嬉乐园”项目、“数字故宫”小程序中的“冰嬉图竞技场”游戏,还是冬奥期间北京北海公园举办的“百年冰嬉盛典”展览,都以大量的数字动画、投影交互、3D打印等新手段让《冰嬉图》“活起来”。为使观众能在展览中既领略原作魅力,又刷新数字体验,各个项目团队都进行了艰辛探索。比如,为制作动画《百年冰嬉盛典》中的主要场景“转龙射球”,中国人民大学数字人文研究中心团队参考大量文字史料和历史图像,将人物执旗、滑冰、翻转、射箭等多个关键动作分解,然后在三维软件中进行动作剪辑合成,让消失已久的“转龙射球”依托现代数字技术得以复活。尽管数字技术的运用使作品颇具感染力,但保留古代绘画艺术的魅力同样重要。为尽量留存古画的审美韵味,团队摒弃了普通动画常用的写实造型风格和投影效果,转而追求一种手绘之美和平面化的渲染方式,使作品保持了传统中国画原本的绘画性。在新技术与新观念的引领下,当代“冰嬉图”以创新性、形式美和丰厚的文化意蕴,为观众带来与众不同的文化体验。

纵观古今冰嬉,尽管时代不同、形式不一,却都蕴含着人们对冰雪运动的热情、对传统文化的热爱。美术作为冰雪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既记录着传统体育运动的演变,也赋予冰雪文化新的内涵。如何不断借助新技术和新方法,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绽放新光芒,是值得美术工作者继续探索的课题。

(原文刊载于《人民日报》2022年02月27日08版。)

原文链接:[人民日报]创新演绎当代“冰嬉图”

(责任编辑:刘晓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