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中国青年报]郑功成:走向共同富裕的关键是公正的社会分配制度
2022-03-14 08:56:06
2,331 次浏览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霍 星宇

物阜民丰、安居乐业,千百年来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想象正在变成现实。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传递出新时代的强音:我国向着目标更高的共同富裕时代迈进的脚步更加坚定——“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依靠共同奋斗,扎实推进共同富裕,不断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评价称,这句话的内涵在于,要让发展的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

这意味着,在走向共同富裕的道路上,既要继续做大蛋糕,也要合理分配蛋糕,二者同样重要。没有丰厚的物质基础,共同富裕会变成纸上谈兵;而没有合理的分配机制,幸福就只能是少数人的“专利”。“分好蛋糕才能继续做大蛋糕。”郑功成强调,建立起公正的分配制度至关重要。

  分好蛋糕关乎民生、公平及经济持续增长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了人类发展史上的巨大奇迹。如今,我国人均GDP超过1.2万美元,跨入高收入国家的门槛。与此同时,我国建成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社会保障体系,让14亿人口通过社会保障制度分享到国家发展成果。郑功成说:“从世界范围来看,这称得上是最卓越的贡献。”

然而我们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依然不少。我国基尼系数居高不下,低收入群体规模偏大,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仍然突出;同时,我国面临经济下行的压力较大,继续做大蛋糕的难度在加大。

郑功成分析说,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如果低收入人群规模过大而中高收入群体规模偏小,那么作为经济发展第一大引擎的消费就失去动力,“不消费,经济怎么保持继续高速增长?”为此,他提出,应更重视财富分配格局合理化。“分好蛋糕不光关乎民生、关乎社会公正,更关乎国民经济的持续增长,事实上构成了继续做大蛋糕的重要条件”。

有人认为,蛋糕做大了能够自动解决公平的问题。对这样的观点,郑功成并不赞同。改革开放40多年我国迎来经济的高速发展,但贫富差距并没有减小。一些发达国家有这样的经历,即经济高速增长,蛋糕做得越来越大,但是社会极不安定,就是因为财富分配不公正,收入差距扩大,由此导致的不仅仅是经济危机,也会带来社会危机。

“‘分好蛋糕’已成当务之急。”郑功成说,要让城乡之间、地区之间、不同群体之间收入差距偏大的问题持续不断地得到实质性改善,让全体人民共享发展的成果,再继续做大蛋糕。

  实现共同富裕是一个渐进的历史进程

对于实现共同富裕,郑功成认为,首先要把握一种比较理性的时空观。“有些人急于求成,有的则认为遥遥无期。”郑功成说,事实上中央对实现共同富裕有清晰的时间表、路线图,“这是一个持续30年的历史进程,是渐进的”。

从时间维度看,实现共同富裕分为三步。“十四五”期间的目标就是要缩小居民收入差距和消费差距;到2035年,要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基尼系数应当降到0.35左右;到本世纪中叶,基本实现共同富裕,基尼系数在0.3左右,人们的收入基本平等了。

郑功成说,基尼系数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从空间维度来看,浙江是先行示范区,因其具备更好的条件,城乡、区域、不同阶层之间的差距都是全国最小的,而财富规模又是全国领先的。因此浙江在2035年要基本实现共同富裕,比全国早15年。

“在扎实推进共同富裕的历史进程中,还有一些全国性的规定动作”。郑功成指出,去年国家颁布了加强老龄工作和养老托育等一系列政策性文件,今年实施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这次政府工作报告又明确提出推进基本医疗保障省级统筹,以及党的十八大以来有序衔接的“反贫困”“乡村振兴”等,都是走向共同富裕的实质性行动,这些都是全国一盘棋推进的,各地应当贯彻落实中央的统一部署。

然而共同富裕不会是同步富裕,也不可能做到全国同步,各个地区可以根据自身发展来设定目标。郑功成认为各地推进共同富裕时需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像长三角、珠三角区域等发达地区应该先行。这些地区有的地方早已达到人均GDP两万多美元,其基本公共服务包括养老服务、托育服务、医疗服务等也要先行改革,“不能等到全国人均GDP都达到两万多美元才去干”。因此,人均GDP也是一个衡量共同富裕的重要指标。

  三次分配统筹发力 让财富分配更趋合理

“共同富裕实际上就是共享发展。共享发展的理念是共同富裕的理论基础,而共同富裕是共享发展的实践结果和最高境界。”郑功成说。

“初次分配、再分配和第三次分配要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并加以精确分析。”郑功成认为,如果初次分配没有做好,那么再次分配解决收入差距的难度就会加大,三次分配更是解决不好,“需要同时发力”。

首先初次分配不应该完全是市场化的,强调效率的同时要守住底线。资本要有序健康发展。现在一个主要问题是劳动报酬偏低,因此要在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同时让政府减点税、资本让点利,促使劳动报酬提高。在这方面,郑功成建议用“中医式”的办法,强基固本、综合调理。

然而初次分配不能解决社会公平问题,必须通过有效的再分配才能缩小差距、促进公平。在税收、社会保障、转移支付三大再分配机制中,社会保障居于核心地位,“是人民共享发展成果的基本制度安排”。

在福利国家,财政的50%以上都用于社保,而我国过去更多的是把钱花在基础设施、公共设施建设,建高速公路和学校、卫生设施等,“上亿人口的脱贫攻坚,大都是来自税收的钱。”郑功成建议,未来更多的税收要通过社会保障发到老百姓手上,这样社会的公平度会越来越高,“再分配可以加快一点的,可以采取‘西医式’,动点大手术”。

第三次分配的社会价值远高于经济价值。以美国为例,美国的慈善事业在全世界公认是最发达的,但整个捐献数量也只占GDP总量的2%-3%,“对财富分配格局影响微乎其微,但价值能引领人心向善”。郑功成建议把三次分配统筹起来,各自找到最恰当的方式,使得整个社会财富分配趋向合理。

“共同富裕不能急于求成,也不是杀富济贫,原则是共建共享、人人尽责、人人尽力、人人参与,同时还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郑功成注意到,有的人只讲共享,却不讲共建。以医保为例,很多人不愿意尽缴费义务但要求多报销,而事实上,医保的意义不在于具体能报销多少钱,而是人们一旦生病时没有后顾之忧,最好一生缴费并不使用,这就是共建共享的含义。

“实现共同富裕比脱贫攻坚的任务更加艰难。”郑功成说,眼下目标已明确,要做的就是找到合理的路径,坚定不移地往前走。

(郑功成,系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原文刊载于《中国青年报》2022年03月13日 01、04 版)

原文链接:[中国青年报]郑功成:走向共同富裕的关键是公正的社会分配制度

(责任编辑:何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