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媒体人大
[中国社会科学网]李秋零:新柏拉图主义与西方哲学
2022-11-27 08:30:40
759 次浏览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编辑:崔梦婷

11月9日,中山大学哲学系强基?拔尖计划的“德国古典哲学与新柏拉图主义”系列讲座第一讲在线举行,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李秋零教授作题为“德国古典哲学与新柏拉图主义”的学术报告,中山大学哲学系方向红教授主持,谢裕伟博士为与谈嘉宾。

(主讲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李秋零教授)

(中山大学哲学系方向红教授主持)

方向红首先介绍了李秋零的研究领域和成果。系列讲座的策划人中山大学哲学系胡艾忻博士简单介绍了本次系列讲座的初衷。这个策划基于一个猜想:存在一个共同共通的东西,它始终贯穿在新柏拉图主义与德国古典哲学的哲学史运动中。因此,希望基于一种历史的旨趣而非比较的旨趣将德国古典哲学和新柏拉图主义这两个哲学史上的重要范式纳入系列讲座的视野。

(讲座策划人中山大学哲学系胡艾忻)

李秋零讲座内容主要分为“新柏拉图主义”、“亚历山大里亚的精神氛围”、“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思维”、“普罗提诺的学说与西方近现代哲学”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破题,解新柏拉图主义“新”在何处。李秋零将“新柏拉图主义”概括为萨卡斯及其学生普罗提诺于公元三世纪在埃及的亚历山大里亚所创立的学派。新柏拉图主义创立之初,柏拉图主义的正统仍由柏拉图学园派所代表。由普罗提诺创立的新柏拉图主义,它一方面继承了柏拉图的理念论,故仍属于柏拉图主义,另一方面则因不再把“善”或“一”视为理念世界的一员,而把理念世界视作“一”的流溢物,故被后世称为“新柏拉图主义”。

第二部分是史料分析,为第三部分哲学探讨的展开作准备。李秋零先是分析了共存于亚历山大里亚的两个重要学术机构及其各自的思想立场,再结合普罗提诺的师承关系以及当时的社会历史情境,推断普罗提诺对基督教思想的掌握与熟悉,并把基督教的思维方式渗入他的哲学论述中去。这意味着,新柏拉图主义与早期基督教思想从发生的历史来看是一种伴生现象,是在同时代形成的一种哲学形态。

第三部分着重从哲学的角度论述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思维的异同。李秋零先以奥古斯丁对普罗提诺的评价——“只需改动几个字,就是一个基督徒了”——为切入点展开陈述,他指出奥古斯丁在《上帝之城》中提及的柏拉图主义者,实际上是指以普罗提诺为主要代表的新柏拉图主义者。接着,李秋零以奥古斯丁的论述为基础,指出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思维的共通点落在三位一体的思想模型,并具体分述为以下三点:第一、普罗提诺的“一”是完满且永恒向外流溢的精神体,这种流溢无损自身,故“一”是不变的,这与基督教对神的描述极为相似。第二、“一”是最高本体,它的最初流溢物为努斯,努斯为第二本体,也被理解为理念世界,而基督教称圣子为第二位格,即成为肉身的“道/逻各斯”,它被很多基督教神学家诠释为理念的总和。第三、普罗提诺认为努斯的流溢物,即第三本体,是灵魂,它与基督教里作为第三位格的圣灵相呼应。最后,李秋零还指出,道成肉身中“肉身”的含义不同是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思维的重大区别。普罗提诺的“流溢说”体系所呈现的“肉身”,是包含了整个世界的肉身,而非具体的个人的肉身;基督教思维却坚持历史中的肉身的基督与神同体同性,与神本体同一。如果将世界理解成道的大肉身,则世界与道同体,这就容易导向泛神论,陷入基督教的异端思维。

第四部分,李秋零以早期经院哲学家爱留根纳的“四重本性说”和德国古典哲学家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学说为例,具体地展现和陈述了普罗提诺的学说与西方近现代哲学的哲学史式深远联系。他强调,对普罗提诺“流溢说”的理解不能仅停留在发生学的层面,而应当将发生学上的流溢与结构论上的流溢相结合,这样才能更深刻地理解普罗提诺与黑格尔的内在关联。

最后,李秋零总结道,普罗提诺作为西方哲学的思想源泉之一,深刻地影响了西方近现代一元论思维和体系化思想。

方向红在总结发言中认为,这次讲座内容对目前西方哲学史的论述框架做出了某种突破,非常精彩,让人所获甚多。

与谈人谢裕伟博士指出,涉及新柏拉图主义主题的系列讲座活动,因其本身的理论深度与研究文献的凤毛麟角,实际上是非常有难度的,但李秋零的讲座内容历史视野宏大,既有史实方面的讨论,也有思辨上的交锋,以下几点尤其令人受益匪浅:一是,指出柏拉图主义与普罗提诺关于世界的存在体系上的差异。虽然柏拉图的“太阳喻”暗示了善理念高于其他理念,但普罗提诺用一种超越的方式将善理念的地位凸显出来,使得“太一”不再属于理念而是超越了理念。此外,柏拉图的《蒂迈欧篇》并不认为质料是被生成的,而普罗提诺则将质料的最终依据归于“太一”。第二,李秋零借助史料向我们提出了基督教思想是否反作用于新柏拉图主义思想这一具有颠覆性的问题,展现了论从史出的治学态度。第三,澄清普罗提诺与基督教在道成肉身思想上的差异。第四,李秋零敏锐地指出了普罗提诺在一元论和体系性层面上对西方及现代哲学思想的影响。最后,谢裕伟提了两个问题进行交流:一,新柏拉图主义的世界图景与基督教三位一体之间有何关系,特别是涉及“三者如何统一”的问题维度的时候;二,中世纪那些不能读希腊语原文的学人们是如何了解和学习普罗提诺等新柏拉图主义哲学家的著作,以达成新柏拉图主义对基督教的影响。

(中山大学哲学系谢裕伟博士点评)

李秋零基本同意谢裕伟的概括与理解。对他的第一个问题,李秋零答道,普罗提诺的流溢说是“一”从自身的本体流溢出下一个本体,故保持了相同的本性,并推广至整个世界的结构,但基督教的三位一体学说指的是神的三个位格而非外部世界。关于第二个问题,李秋零认为,基督教在早期传播时已经形成了东西方的差别,东方教父容易读希腊文,因此受希腊哲学影响较大,而西方教父则受拉丁世界影响更重,因此罗马文化色彩更重,受法学传统影响较深。普罗提诺的著作大约在公元五、六世纪开始影响西方世界。

(会议合影)

在答疑互动环节,李秋零对“康德物自体概念与太一对话的可能性”、“黑格尔绝对精神的外化对应于努斯的适用性”、“流溢是否同时意味着言说”、“如何理解普罗提诺与黑格尔哲学体系之间的分歧”等问题作出了扼要但精彩的解答。

讲座持续超过两个小时。李秋零旁征博引、深入浅出,为听众开辟了一条通达于新柏拉图主义与西方哲学之间的崭新又深幽的路径。

原文链接:[中国社会科学网]李秋零教授:新柏拉图主义与西方哲学

(责任编辑:董涵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