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一周热点
[光明日报]陈先达:从舟水关系、鱼水关系到血肉关系
2013-01-28 16:58:30
28,043 次浏览
来源:人大新闻网
编辑:天武

陈先达,哲学家,1930年生,江西鄱阳人。195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班。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主任,国务院哲学学科评议 组成员,教育部哲学教学指导委员会成员,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历史唯物主义学会会长,北京市哲学学会会长。从1991年起享受政府 津贴。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研室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哲学评审组组长、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中国历史唯物主义 学会名誉会长、北京市社科联顾问。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重提毛泽东与黄炎培在延安关于历史“周期率”的对话,告诫全党和全体党员干部,尤其是高级干部要懂得脱离群众、贪污腐败足以亡党亡国的道理,始终牢记和坚持党的群众观点。这既是现实的警示也是历史的警示。

唐朝初年,魏征在上唐太宗疏中说:“鱼失水则死,水失鱼犹为水也。”这个意思要比李世民说的“水可载舟,水可覆舟”更为深刻。覆舟和载舟是说如何保证 老百姓永远是“载舟之水”,而不要成为“覆舟之水”,而“鱼失水则死,水失鱼犹为水也”则进一步说明,统治者不能离开老百姓,离开老百姓的皇帝必是亡国之 君;而王朝更替,天下易姓,老百姓仍然是老百姓。一句话,统治者不能离开老百姓,而老百姓却并不依赖统治者。用马克思主义的话来说,就是人民群众才是历史 的最终决定力量。

不少历史唯心主义主义者总觉得人民群众只是“草根”,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决定历史的是英雄。他们常常提出,多少士兵等于一个拿破仑呢?多少二三流的诗 人才可以构成一个莎士比亚?多少普通科学家才能完成爱因斯坦的工作呢?拿破仑就曾宣称,一支由狮子指挥的老鼠军队,比一支由老鼠指挥的狮子军队要好得多。 其实,这个比喻极具迷惑性。人与人之间的才能的确有差别。我不否认人的才能差别,不否认英雄人物、天才人物的独特作用,但任何一个人的作用都不可能超过人 民群众的力量。个人再伟大,也是个人;集体再平凡,也是集体。由所谓平凡的个人凝集而成的集体迸发的力量,是任何个人所无法比拟的。

就个人与群众关系而言,任何个人,无论才能多大、本领多大,都不能超越群众集体。拿破仑的狂言,只是说明谁更适合担任统帅,但如果没有士兵,任何统帅 都只能是孤家寡人。有人说,群众是无数个“零”,只有前面的“一”,才使它变为巨大的实数。可说这话的人有没有想过,离开后面无数被视为“零”的个人,前 面单个的“一”,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最小的个位数而已。

唐代诗人刘长卿的《送李中丞归汉阳别业》云:“流落征南将,曾驱十万师。罢归无旧业,老去恋明时。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茫茫江汉上,日暮欲何 之!”统帅的力量在于士兵,士兵越多越有力量。没有士兵的统帅,只能徒有其名。没有士兵的统帅,其力量还不如一名手握武器的普通士兵。因为他已经没有后面 被视为微不足道的无数个“零”的群众。只要看看伊拉克的萨达姆、利比亚强人卡扎菲悲惨的下场,这个道理就不难懂了。卡扎菲身为统帅时是何等威风,因为背后 支撑他的是大量士兵;可当他藏身下水道时,却敌不过一个手握武器的普通士兵,任人凌辱,直至被一枪毙命。何止萨达姆、卡扎菲,突尼斯、埃及、也门前领导人 的命运也诠释了这个简单道理。

司马迁说过:“猛虎处深山,百兽震恐;及在阱槛之中,摇尾而乞食,积威之约之渐也。”被摘除皇冠的帝王,连普通百姓都不如。南唐的李煜“仓皇辞庙”,北宋的徽、钦二帝成为北国俘虏,彼时彼刻,还有帝王的威严和尊严吗?

鱼失水则死。人心向背,是社会发展和政治变革中的决定性因素。“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是一条历史规律。一些人总认为老百姓只能埋头过活, 默默生存,永远是沉默的多数。其实老百姓中蕴藏的力量像寂静的火山,一旦爆发就能喷发出巨大的能量。自古以来,多少盛极一时的帝国,多少末代皇帝,多少侵 略者,都是被人民的力量打倒的。鱼失水则死,水失鱼犹为水也,是历史反复证明的真理。

这条真理,对社会主义国家同样是适用的。为什么当年戈尔巴乔夫解散共产党,叶利钦站在坦克上发表演说,炮轰杜马,群众包括共产党员都置之不理呢?其中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苏联共产党长期的官僚主义、不断膨胀的既得利益集团,漠视群众利益,严重脱离群众形成的政治冷淡。列宁缔造的布尔什维克党是伟大的党, 斯大林领导的社会主义建设把苏联变为超级大国。可是在苏共长期执政中严重脱离群众的恶性发展,其后果就是当克里姆林宫上空的红旗陨落时,并没有多少人去维 护它。一个脱离人民群众的共产党,一个社会主义政权,无论过去做过多少好事,当逐渐脱离群众、腐败成风,只能成为“失水而死”的鱼。

群众观点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群众路线是中国共产党的基本路线。中国共产党是依靠人民的力量才取得胜利的。毛泽东早在上个世纪30年代,当中国 共产党和红军被国民党强大力量“围剿”,处于劣势时就说过:群众是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力量也打不破的。我们党的历史和我们党领导的革命战争史,充分证 明了这一点。

“失水而死”的危险,一般不是来自取得政权前,而往往来自取到政权后。取得政权前,老百姓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而得天下后往往以为天下大定,大权在 手,不会成为“失水之鱼”。李世民与群臣讨论过创业与守成的关系问题时问:“帝王之业,草创与守成孰难?”房玄龄回答的是“草创为难”,魏征更为深谋远 虑,他说:“帝王之起,心承衰乱。覆彼昏狡,四海归命,天授人与,乃不为难。然既得之后,志趣骄逸,百姓欲静而徭役不休,百姓凋残而侈务不息,国之衰弊, 恒由此起。以斯而言,守成则难。”

我们党同样面临创业与守成的问题。只是我们不是守一家一姓之业,而是守住千百万革命烈士用生命换来的社会主义事业。我们不但要守住,还要不断地创新前 进。社会主义社会就是不断改革和革新的社会。无论是夺取政权前还是取得政权后,我们党都是依靠人民,始终坚持群众路线。胡锦涛同志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 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讲到我们党成立以来干的“三件大事”,每一件大事都是“紧紧依靠人民”才取得的,他强调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必须坚持以人为本、执政 为民的理念,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群众观点、自觉贯彻党的群众路线。始终保持党与群众的血肉联系”,强调“密切联系群众是我们党的最大政治优势,脱离群众是 我们党执政后的最大危险”。

今天,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仍需要百倍努力。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历史唯物主义关于人民群众的基本观点,不能丢掉党的群众路线。苏联解体的教训不能 忘记。我们党90多年发展壮大的历史经验不能束之高阁。我们要牢牢记住,中国共产党与人民群众的关系,不同于封建社会的君民关系。它不仅是载舟覆舟关系, 也不仅是鱼水关系,更是血肉关系。有的人学习马克思主义关于群众观群和众路线的理论都只是视为一个原理,而无情感的注入,这是不对的。共产党人要把脱离群 众、卑视人民看成是对中国共产党切肤剜肉,应该痛彻心扉。这样,党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才能保持得住、保持得好。

(人物素描:郭红松)

原文链接:陈先达:从舟水关系、鱼水关系到血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