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未分类
赵启正对话解思深:文理跨越与融合
2013-04-16 15:22:56
10,270 次浏览
来源:文/校报 学生记者 王子妹一 车东雷
编辑:浩爽

文科与理科之间,存在绝对无法逾越的壁垒吗?中国人民大学师生就这一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4月12日,中国人民大学第一届“对话文理”校园活动月开幕,新闻学院院长赵启正教授、理学院院长解思深院士在国学馆报告厅展开对话,以“跨越”为起点,以“融合”为目标,探讨大学教育中的学科交融,科学精神与人文素养的相互关系与影响。

华丽转身与坚守理想:理科生的人文情怀

赵启正,1963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系核物理专业,在核工业部和航天部工作20余年后走上行政管理岗位,在上海市委履职多年,其后相继担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解思深,196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1983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物理所,获理学博士学位,先后当选中国科学院数学物理学部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现任国家纳米科学中心首席科学家。

解思深:赵院长是我的学长,我非常高兴,我们能有这么出色的新闻学家,但也非常惋惜我们失去了一位核物理学家,我有一个疑问,在你实现华丽转身的时候,核物理知识对你成为新闻学家有什么帮助?

赵启正:我的转身是时代的召唤,是新老交替的需要。在那个时代,“四个现代化”需要理工科人才,同时也缺少政治、经济、法律等学科背景的接班人。最后,解院士成为了科学家,而我成为社会学者。

理科背景对我最大的影响是,无论面对怎样复杂的情况,总是从最基本的问题问起,保持一种求真的精神和客观的态度。这是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很难得的素质,因为几乎所有的大问题,归根结底都是最基本的问题产生的。我刚到新闻界工作时,要求是“正面报道为主”。我当时就提出了疑问:什么是“正面报道”?一个车祸、一个灾难性事件,从新闻本身很难说是正面还是负面的,但是新闻报道效果会有正负的区别。什么是正面?有利于人类进步,有利于社会发展,有利于接近真理,这就是正面,这也是新闻工作者要努力争取的。

解思深:是的,如果没有一个信念,就很难做出有成就的事业。我从北大物理系毕业后,在西北一个钢铁厂从事了十三年的技术工作,闲暇时间大部分是研究物理。“文革”后恢复研究生考试,又回到科研院所,走上研究道路。做出这个选择是出于一种信念,当时重新拿起书本,是为了能更好的发挥自己的作用,培养一种细致入微、抽丝剥茧的能力,成为一名能够推动国家自然科学发展的科学工作者。而能不断地走到现在,也是由于这种信念的支持。

还有,正如赵院长刚才讲的,直接面对问题,抓住问题本质,这是一个好的科学家长期的良好行为和习惯,也希望为文科学生所掌握。

差异与融合:正视文理矛盾

美国著名科普专家卡尔·萨根博士在其著作《魔鬼出没的世界—科学,照亮黑暗的蜡烛》提到,美国新闻媒体对科技信息的传播非常不负责任,使得科技信息含量越来越小,科学信息不能传播,科学素养不能得到培养。与此同时,在关于烟草院士、现代通讯手段对生活的干扰等等争论中,人文学者也提出,理工科学者欠缺人文情怀,单纯追求功利。这种对立和摩擦碰撞,在校园里、在社会上都不可避免地存在。

赵启正:差异就是矛盾。文理之间由于不同的基础,不同的思维,在行为上、想法上肯定不一致,烟草院士的争论确实是文理两种思维产生矛盾的一个典型案例。没有矛盾就不会有争论和反思,不会发现错误,也不会有交流和融合。

以手机来说,科学家热爱发明创新,工程师热衷成果转化,企业家追求市场,使用者追逐时尚,这四个元素使得手机频繁更新换代,造成每年几亿只手机的浪费。但是因此不发明不创造这不符合逻辑。现在的问题是科学不断进步,不断向人类提出挑战,谁来回答?需要人文社会学者站出来。比如核弹问题、克隆人问题,这绝对不是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两个领域学者的冲突,而是社会发展的新现象。产生冲突、解决冲突,社会就会得到进步。

解思深:自然科学家和人文社会学家有差异,但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大,那么不可调节。实际上很多方面大家都在做共同的努力,比如很多科学研究使得产品用户更加方便、舒适,这是科学人文关怀的一种体现。

目前的问题是,双方的努力不够。往往是自然科学家追求发明发现,却不知道会对社会带来什么影响和冲击;社会科学家努力从更符合人类本身的需要出发为科学研究提出建议,但是缺少精辟的有说服力的见解。双方只有互相沟通,发挥自身优势弥补对方弱势,才可以实现交流融合。

总之,科学研究要对社会负责任。文理双方存在冲突保证了人类社会的健康发展,如果没有冲突,全是一边倒的意见,就会出现问题了。

文理对话:在互动中发展

食堂牌子上写了肉沫汤面,理科生一看,既没有肉也没有面就是汤,就大骂;文科生说,你别骂,你反着念,面汤没肉。文科生和理科生一个从左边看,一个从右边看,这个世界总是不一样的。

解思深:我念大学的时候,理科生都要学习自然辩证法。从我个人来说,那时对哲学的理解还停留在思维认识的层面上,但哲学的思维和方法论让我终生受益匪浅。

目前,自然科学的各个分支已经相互融合渗透,在一个二维平面上很好地实现了学科跨越。但科学还有另外一种属性,就是社会维度,这个属性可能直接触及和改变人们的生活。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需要加强互动和理解,在另一个维度上实现学科跨越。当然,这并不是提倡学习对方的专业知识,关键是要学会理解对方的语言,能够读懂对方的思维方式。实现自然科学的形式逻辑和人文社会科学的辨证思维互补,才能真正地面对发展中复杂多元的社会。

赵启正:文理学科的思维和价值观有没有区别?上个世纪50年代,以英国物理学家兼小说家斯诺为代表,文理学者对此有过激烈讨论。理科学者提出,接近真理的途径只有科学研究,真理必须经过证实,而文科的研究方法太草率,研究结论没有说服力。文科学者则认为,以核能的利用为例,科学主义对人类社会造成了不良影响,而哲学为社会发展提供了思想指导,使得人类的思考更加理性。最后结果是双方各有优势,各有缺点。

物理,或者说自然科学是研究什么的呢?我觉得是研究物质的运动、结构以及物质之间的相互作用。人文社会科学呢?实际上是研究人群的结构、相互作用,以及整个社会的关系。物理学领域研究的对象是固定的,当然不同时代的物质也有变化。人文社会学科研究对象相对比较复杂,随时代不断变化,学术冲突和差异更大。两个学科实际上有着紧密的内在联系。纵观历史,无论是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还是新中国成立,其背后总少不了自然科学发展的推动。建立在实验基础上的自然科学不接受不确定的理论和结果,当我们以自然科学所倡导的严谨客观态度去分析研究不断变化着的社会现实,就能够尽量避免出现主观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