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校园时讯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为人大师生讲述“月夜里的鲁迅”
2013-12-17 09:46:23
11,707 次浏览
来源:文学院
编辑:人大新闻网

12月13日,南京大学文学院王彬彬教授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师生作了主题为“鲁迅的另一面:月夜里的鲁迅”的讲座。

王彬彬教授讲座照片副本

王彬彬教授首先对“鲁迅的另一面”进行了定义:指的是鲁迅无奈、感伤、软弱的一面,而这一面往往体现在鲁迅面对月亮的时刻。关于鲁迅与月亮的问题实际上源于鲁迅的日记:现存的鲁迅日记始于1912年5月5日,这一天他来到北京,开始在教育部任职,直至1926年离开。他将鲁迅在北京的14年分为前期与后期,二者以1918年鲁迅《狂人日记》的发表为界。在北京前期的日记里,关于月亮的记述频频出现;而在北京后期,月亮在鲁迅的日记里渐渐消失。

王彬彬教授细致分析了鲁迅北京前期的日记里多次关于月的记载,并从鲁迅心理上和生活环境上的变化揣摩月亮在他日记中逐渐消失的原因。“在北京前期,鲁迅心态上有悲观苦闷的一面,但更多的是悠闲的心境,我们可以用平静悠闲、孤独寂寞来形容此时的他。到了北京后期,《狂人日记》等作品带给他的名声、他的‘战士’身份一直压在他身上,在这一时期他就失去了观月的那份闲情逸致”。

关于鲁迅和月的资料,王彬彬教授专门谈到两位日本作家。日本诗人佐藤春夫在1936年鲁迅逝世后写的悼文《月光与少年——鲁迅的艺术》中提到,鲁迅的小说中经常写月光;另外,鲁迅的好友、日本作家增日涉在其《鲁迅的印象》一书中也讨论了鲁迅的“月光情节”。

王彬彬教授把鲁迅小说里的“月”分为两种形象。第一种是正面的,如在《狂人日记》的第一节第一句“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在这个语境里,月光意味着温暖、希望和爱,象征着纯洁、正义和无畏;第二种是负面的,如《秋夜》中写到枣树的最长的几个枝条“直刺着天空中圆满的月亮,使月亮窘的发白”。月亮成为被质疑、责难的对象。这种负面描写与鲁迅对月亮的喜爱并不矛盾,他并不是否定月亮,而是在否定圆满。“鲁迅向来怀疑圆满,否定至善。他希望着,但也怀疑着希望;绝望着,但也怀疑着绝望。他憎恶地狱,但也不向往天堂。鲁迅爱夜,更爱月夜。日光是黑暗的装饰,月光却不具有这样的性质,月光不能掩饰人间的黑暗,所以月光是比日光更真实的光明”。

本次讲座的主持人文学院孙郁院长最后作了总结与点评。王彬彬教授是国内鲁迅研究界独树一帜的人物,他具有鲁迅的怀疑精神。他在别人所忽视的材料中读出新意,不仅带给我们思维的启发,也还原了一个更为真实复杂的鲁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