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校园时讯
文学院举行阎连科教授小说《炸裂志》研讨会
2014-03-14 09:45:38
7,934 次浏览
来源:文学院
编辑:人大新闻网

3月12日,“阎连科最新小说《炸裂志》研讨会”在人文楼二层会议室举行。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孙郁,徐刚、丛治辰、刘汀等青年批评家及文学院本硕博学生代表参加了本次研讨会。研讨会由杨庆祥副教授主持,知名作家阎连科教授到场与在座师生交流互动。

001副本

青年批评家徐刚从现实性、批判性、寓言性、县志形式等四个方面阐述了他对《炸裂志》的看法。他认为,《炸裂志》最突出的价值就是直面现实,它通过一个村庄隐喻中国的“流行做法”,回应当下的种种问题。其次,整部小说就是“炸裂村”在改革开放三十年中的发迹史,它对发展中权力与资本的结合作了批判。不足之处在于,批判更多停留于流行观念,缺少个人的洞见。第三,寓言是对“不在场”的隐喻,但寓言也是逃避的艺术,作家由此可规避政治风险及对现实生活的精确描写。第四,县志形式极具中国特色,但小说情节的连贯性并未被方志打断,小说还可以写得更具县志的特性。

文学院2012级博士生戴潍娜认为,《炸裂志》是一部与时代肉搏的作品。小说中的一些事件与新闻点契合,章节标题的时间线索也可与“改革开放”的逐步推进并观。如同“炸裂村”的迅猛发展,小说以极快的速度推进,每个人物都如同坐上一列停不下来的高速列车,却又被其中的舒适感所迷惑。在“炸裂村”的发展之外,小说的另一条线索是男女主人公的斗争。她提出,故事中的女性都是娼妇,性是她们唯一的武器,这样的女性观是否过于陈旧?

在长达三小时的讨论过程中,与会者各抒己见,讨论话题涉及到方志形式与个人治史结合的写作框架,民间性与通俗性及“狂欢化”的写作手法,方言与普通话、口语与书面语杂糅的语言表述,“神实主义”的小说理论实践,《炸裂志》的人物塑造风格,对“炸裂”二字的不同理解,以及以钱、权、色为代表的欲望多重性、传统文化的复归等主题。

阎连科教授在发言中表示,讨论中提出的问题很有价值,对自己今后的写作很有帮助。对他而言,写作中一般会出现两种情况,作家掌控故事,或是故事掌控作家。《炸裂志》是一次奇特的写作过程,让他感到自己进入了故事,完全被故事掌握。它是对欲望的表达,也靠欲望来推动。

阎连科教授坦言,此次讨论他有三点收获,也是小说写作的三点遗憾。一是在小说形式上他还可以运用得更好。地方志的方式没有伤害故事,也对故事没有大的帮助,只是给作家的写作提供了一些方便。二是在人物设置上,一些人物没有完全达到效果,人物情感可以更加丰富。此外,可以添设一个“从列车上掉下来的人”,这个人作为外在视角的旁观者。三是语言的遗憾,这部小说没有找到与内容特别对应的语言模式。小说应尽可能包含更多的问题,从而让小说丰富起来。能与读者、批评家对话的作品,才具有更大的价值。

相关链接:

文学院阎连科教授被评为“影响中国2013年度文化人物”

阎连科教授获马来西亚最高华人文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