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龚群:教师职业是我终生的喜爱
2014-05-21 16:24:41
7,647 次浏览
来源:学生记者 尹春心 索中正
编辑:天武

龚群(2013年宝钢优秀教师奖)

1952年10月生,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伦理学与政治哲学教学与研究,当前研究方向主要为伦理学理论、西方伦理思想史、政治哲学和应用伦理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执行主任,兼任中国价值哲学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市伦理学会常务理事。

著作《当代西方道义论与功利主义研究》获第五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奖优秀奖(2007),著作《罗尔斯政治哲学》获第十届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奖二等奖(2008)。曾获中国人民大学教学优秀成果一等奖(2012年,排名第一),北京市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2012年,排名第一),北京市精品课程奖(2010年,排名第一),中国人民大学优秀教学奖(2011)等。

龚群

师言

教师是光荣而神圣的职业,是我终生的喜爱。”

当一名教师一直是龚群的理想。从事教学工作已有30个年头,在中国人民大学执教也近20年,他的同事说,“讲台是他的神圣领地”,而在他看来,三尺讲台是他的生命价值实现的平台。

“教师是人类灵魂工程师,对于这一光荣而神圣的称号,我们只有努力再努力,力图使自己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师。”龚群说。

“要给学生一碗水,自己必须有一池水”

17部专著,4部译著,150余篇学术论文,600余万字的学术文字,近10年来其论著论文在CSSCI的引用数近200次,对于龚群取得的成果,学界评价说“这在国内同行中都是为数不多的”。

龚群认为,做好学术是教学之本。“教学与科研两者是正相关的关系。只有科研搞好了,才可搞好教学。教师这一职业的意义和价值,就在于使青年学生拥有自己的真知、真学问,使学生得到提高。”他说,“从事教学三十年来,我历来提倡的是科研先行。要给学生一碗水,自己必须有一池水。”

“学问是终生的事业,必须穷经皓首,而不知老之将至也。我越来越感到,学问不是某一个人能够完成的,因为学问是一个海洋,我们每个人只能取其一栗而已。”龚群始终强调,必须激发青年学生做学问的热情和信心,培养学生做学问的能力,方能使得我国的科研事业能够真正繁荣发展。

适应研究型大学的需要,龚群注重在课堂上把前沿知识和基础知识相结合,以科研优势为教学注入活水活力。“教学就是为了培养人材。学生并不一定从事所学专业的研究,但是,大学教育也是素质教育和能力教学,应当把培养学生的能力放在首位。”龚群说,要通过各个学习阶段的训练,使学生对于世界有着更好的理解,为建立健全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起到背景知识的作用,而这是终生受益的。

“教师应为学生着想”

在一次罗尔斯政治哲学课上,当讲到罗尔斯的建构主义时,有个学生提问:“要罗尔斯,还是要海耶克?”这让龚群关注起当代两位重要思想家理论趋向的不同和问题所在。他对于师生之间教学相长的重视,不仅帮助学生在学术上有了很大提高,更激发了学生独立学习与思考的能力,很多学生称赞他“有一种魔力催人读书思考”。

在龚群看来,学生是主体,而作为教师,只有从学生出发,为学生作想,才有其存在的价值。

讲课时,龚群最关注的是怎样才能使学生得到提高或有所收获。他认为鼓励学生参与教学,对学生的成长是很重要的一环。对于学生的问题,不论是在课堂上还是课下,他都尽力给予回答。同时,他把学生的提问作为激发自己的动力,通过与学生的互动,自己也得到了提高。

对于教授,学校并没有要求每天坐班,但不论春夏秋冬,只要在京,龚群就坚持来到教授工作室。他的办公室每天都向学生开放,只要有问题,随时可以进来。

他的办公室摆满了书架,书架上和书桌上满是图书,“这是我从事教学与科研的阵地。如果我不来学校,学生有问题就会得不到及时解答。再说,这里很安静,是埋头研究与写作的好地方。”

“人类的生活之树长青”

《西方伦理思想史》是伦理学学科的主干课程,中国人民大学是全国最早开设这一课程的高校之一。经过龚群和教学团队多年的实践与改革,这门课程评为北京市级精品课程。

在这个课堂上,不仅采用了国际一流的教材,还有读原著、讨论会、课程作业、网络教学等各个环节。“这样一来,使得我们对伦理学的兴趣大大提高。”学生说,高质量的课程受益莫大。

“哲学是对于这个世界的最一般性的认知与把握,包括了对人生的基本看法。自古希腊以来,伦理学就是哲学的最基本部分。伦理学要回答的问题就是‘我应当做什么?我的人生意义和价值在哪里?’”龚群认为,从事哲学尤其是伦理学教学与研究,就是要力图回答这些根本问题。

“这些问题当然不可能有最终的答案,如果有了,那我们的研究也就终止了。这是因为,人类的生活之树常青,社会实践永远在不同的社会背景下提出这样的问题,因此,答案永远是开放性的。不过,对于这些问题的基本探讨,使我们能够确立一些考察这样问题的基本点和基本视域,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龚群对于自己从事的学科保持着热情和专注。

言师

“龚老师的教学总是充满激情。”

“他总是能将最深奥的哲学知识以最生动的形象传达给我们,令我们对哲学殿堂更充满向往。”

“课堂效率高,内容充实有趣,重点难点突出。老师还十分重视与我们的交流,课堂气氛活跃,人人参与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