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人大新闻网>校园时讯
文学院举办宁肯《三个三重奏》作品研讨会
2014-10-24 15:13:18
7,976 次浏览
来源:文学院
编辑:熊 曦

10月22日下午,著名作家宁肯新作《三个三重奏》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人文楼二层会议室举行,此次研讨会由北京市作协、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主办,原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雷达,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孙郁教授、客座教授黄子平,《人民文学》总编施战军,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贺绍俊,文艺评论家解玺璋等知名学者和评论员,以及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张永清、陈奇佳、陈阳、杨联芬、杨庆祥、王敦等多位老师参加座谈会。本次座谈会由北京作协驻会副主席、秘书长王升山主持。

座谈会初始,雷达首先指出《三个三重奏》这个题目的复调性质,使他联想到艾略特的《四个四重奏》,作品以三个不同社会地位、不同阶层主人公为线索相交错,展现了其三重奏的性质。他还提到作品中心理描述的细腻,宁肯从日常人物、两性的视角切入,显示了其心理叙述的独特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贺绍俊则指出《三个三重奏》的主要特色,分别是80年代情结、神秘主义倾向和政治情怀,他认为这部作品的主题是情欲与政治欲望的互文。他注意到了作品的文体问题,作者在有意识地进行文体革命,尝试将他对世界的发现与文体融为一体。

不同于已有的关于《三个三重奏》官场小说、政治小说的认识,北京大学陈晓明教授认为《三个三重奏》实际上是一篇哲学小说。在他看来,中国当代小说缺少西方小说极为重要的三个要素:哲学、宗教和政治,而宁肯有意识地在中国语境中做出这种挑战。陈晓明教授认为宁肯的作品体现了“寂静中的共响”这一哲学概念,认为其对于“寂静的瞬间”的把握十分到位,因为“寂静”所以也便“孤独”,在陈晓明教授看来,这是作品的主题。此外,《三个三重奏》也探讨了权力与肉欲的问题,它们交织着产生变奏。与此同时,他对贺绍俊研究员提出的“神秘主义”问题并不十分认同,认为正是“寂静”而体现的个人面对内心的孤独感使读者产生了这样的阅读体会。陈晓明教授也指出了《三个三重奏》的不足之处,他认为宁肯在进行身体写作时过于激进和着急。

黄子平教授提出了自己对作品的见解。他直言“不喜欢现实主义的部分,喜欢非现实主义的部分”。在他看来作品中现实主义部分的描写过于泛滥着思想性,“人物端着架子说话”,不够贴合。而非现实主义部分,作者的笔墨得以自如,例如作品中审讯的场面如同行为艺术作品。在他看来,“非现实主义”部分如此成功的原因在于作者让“政治为文艺服务”。黄子平教授还提出,宁肯在叙述中派出了很重要的一点——恐惧,削弱了死亡的分量。

施战军教授接着黄子平教授提及的“恐惧”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作者正是通过对恐惧感没有意识的意识来掩盖恐惧,强调出笼罩在恐惧中的命运的不可捕捉。此外,他对《三个三重奏》中的注释很感兴趣,在他看来,其中的注释是一种新的说历史的方式,作者甚至懒得将它们变成艺术的表达而是直接提炼出筋骨,注释是开放的,展现出有辐射感的历史,而与此形成有趣对应的是:正文一直憋在密室中,我们只能在正文中触摸到今天,而这个今天是具有表演性的、无意义的。

杨庆祥老师认同施战军教授的观点,他认为作品从头到尾充斥着来自于日常生活的恐惧感,这种恐惧正因为“死不了”。他指出《三个三重奏》虽然写日常的权力故事,但却以独特方式超越原题材成为复杂的小说,这一点作者通过形式的变革来达到。“三重奏”的形式实际上表现了“空”,在庄严感背后,在“空”中找到了作品的古代性格。杨庆祥老师还强调了历史的重要性。他认为中国在缺少西方哲学、宗教、美学资源之下,当代小说家的写作资源在于历史,但也出现了一个问题:作家们意图与历史同构,却往往被历史吞噬。

此外,杨联芬老师从三重奏的交织谈三条线索对话的不充分,张永清老师认为脚注是“伪注”,陈奇佳老师从形式的技术化、陈阳老师从电影学角度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最后,《三个三重奏》的作者宁肯认为本次作品研讨会于他而言是一次巨大的释放,在孤独的写作之后同大家共享,同时他也认为在众生喧哗之后回到写作的巨大的孤独也同样重要。

作者介绍:

宁肯,1959年生于北京,北京作协签约作家,第二届老舍文学奖长篇小说奖获得者。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二分院,1980年开始文学创作,发表诗歌作品;1984-1986在西藏生活工作,有关西藏的系列散文使其成为“新散文”创作代表作家。代表作长篇小说《蒙面之城》2000年获“全球中文网络最佳小说奖”,2001年获“《当代》文学接力赛”总冠军,2002年获第二届“老舍文学奖”。现为《十月》杂志副主编。